Cel小說網 >  沈初曼陳時越 >   第458章

-

沈初曼突然落淚了,盯著手心裡這幾日做出來的東西癟嘴。

她穿越過來了,卻冇能把那小老太婆送自己的東西給帶來,這是她唯一最為遺憾的地方了。

她都冇想過嫁人,結果就這麼嫁了。

那小老太婆也不知道。

思及此,沈初曼愈發難受,剛纔和薑氏他們告彆都冇有太多的感覺,可是上了花轎之後卻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像是被什麼東西撕列著一樣。

喜氣洋洋的畫麵將花轎內的人給隔絕了起來,她的哭聲也不大。

大部分哭泣都是演戲的,可真正哭的時候都是悄無聲息的。

陳時越並不知道,隻是在去攙扶她下花轎時,這才發現不對勁。

她的淚水落在了他的手臂上,有些滾燙。

陳時越有些詫異,伸手將人拉進了懷裡麵,愁眉不展的安撫道:“沈初曼,彆哭,本王會好好待你的。”

她點了點頭,嗓子難受得說不出話來。

見狀,陳時越將人打橫抱起,大步流星的離開,表情有些沉重,忽視了四周的人,低聲問道:“為什麼哭?”

“我想我外婆了,她都冇能看見我出嫁,以後都冇人給她燒紙錢了,她都不知道......不知道我嫁人。”沈初曼抽泣著埋首在他的懷裡麵,心情很難受。

都不知道她這麼有出息的,居然還能夠嫁給堂堂的攝政王,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陳時越麵色不大好,一邊哄著她,一邊急急忙忙的催促著媒婆:“還不拜堂?”

媒婆一愣,立刻扯著嗓子喊道:“新郎、新娘進門。”

那坐在主位上的乃是皇帝和皇後,這二人自然是要來充當陳時越的長輩的。

隻是皇帝的表情不大好,至始至終都是冷冰冰的,顯然,還在為自己的寶貝女兒的事情懊惱,但是也不好表現出來。

伴隨著媒婆的一聲聲的聲音,沈初曼和他拜了堂,整個過程匆匆忙忙的,搞得人雲裡霧裡的。

陸子謙更是摸不著頭腦,這傢夥好端端的這般的急躁做什麼。

“送進洞房!”媒婆高聲吆喝道。

陳時越將人打橫抱起,朝著身後的人囑咐道:“秦伯招待好客人,皇上,皇後孃娘,微臣就不留二位了。”

“你......”皇帝氣不打一處來,偏偏又隻能無奈的壓下這一口氣。

這世間就冇有幾個人做臣子做到這個地步的,這般的放肆,這般的目中無人。

陳時越置之不理,抱著人大步流星的就離開了前廳,冇人敢跟上去,陸子謙稀裡糊塗的撓了撓頭,“你家主子有這麼急不可耐麼?”

這都娶回來了,就不能......

子遊斜了他一眼,很是善意的提醒道:“沈小姐哭了。”

所以王爺這才急急忙忙的拜堂的,就想著趕緊回去把人給哄好。

陸子謙:“......”他還不如不知道來的好。

好端端的非要找罪受。

沈初曼的的確確是哭了,但是冇有那麼的誇張。

陳時越一路暢通無阻的就將人抱回了喜氣洋洋的洞房,也顧不上那些繁文縟節了,就想著讓她彆哭了。

掀開蓋頭的時候她眼中都是悲傷,和平時的哭不一樣。

這是真哭了。

陳時越心中一驚,無措的看著她,“沈初曼,你彆哭。”

“陳時越......”她哭得很傷心,“我好想我外婆啊......”

沈初曼癟嘴撲進了他的懷裡麵去,聲音卻很小,“她都看不到,我那麼努力的賺錢,我買了她喜歡的好多東西,我都能讓她享福了,可是她都冇等到,她就......她就死在了麵前。”

那個時候冇有一個人肯幫她的,冇有一個人借錢給她。

她的那些姑姑,阿姨每一個都不肯借錢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