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小說網 >  童顏厲成洲 >   第673章 吻痕

-

激情過後,童顏躺在厲成洲的懷裡,頭枕著他的手臂,因為剛剛那場結束的歡愛而讓兩人的胸口還起伏得厲害,兩人都冇有說話。

好一會兒,待兩人的氣息慢慢的平靜,童顏靠在厲成洲的懷中有些忍不住的突然笑出聲音來。

厲成洲低頭看她,隻見她側著身子躺在自己的身邊正悶聲笑得厲害。

大掌來回在她的背上輕撫著,低頭親吻她的額頭,問道,“笑什麼?”

童顏又笑了好一會兒,然後才抬起頭來,看著他臉上還帶著那無法隱去的喜悅,說道,“我在笑你晚上吃醋的樣子好可愛。”

說著話,故意張嘴在他的唇上咬了一下,細細的親吻他的唇,她很享受這一刻溫存相擁的感覺。

厲成洲一個翻身將她壓在了自己的身下,不僅僅親吻著她的唇,甚至整個臉,還有耳朵,還有脖子。

童顏意亂情迷的時候才才驚覺他此刻的吻帶著攻擊性,霸道的讓人甚至覺得有些疼。

“疼……”童顏呢喃著,將手擋在他的胸前,輕輕的推開他,嘟著嘴巴一臉委屈和埋怨的說道,“你弄疼我了。”

說著話的同時還用手故意戳了戳他的胸口。

厲成洲絲毫冇有歉意,壓在她的身上伸手將她的臉給捧住,相比起她的俏皮可愛,厲成洲的表情相對而言有些嚴肅,盯著她的眼睛說道,“以後不許再穿那樣的衣服!”

她一定不知道,她穿成那樣有多麼的吸引人的目光,而當那些男人盯著她看的時候他有多麼的抓狂!

這樣看著他,童顏笑了,用手指輕輕的畫著他的臉,輕輕的低聲問道,“所以你吃醋了嗎?”

“對,我吃醋了!”厲成洲毫不猶豫的點頭,明確的告訴她自己的感受,因為是自己心愛的人,所以一點都不在意讓她知道,即使這樣顯得有些不夠大度有些小家子氣,但是夫妻之間情侶之間那些都是多餘的,她是他一個人的,即使是說他霸道和強勢,他也隻想這個世界上隻有他一個人知道她的美,擁有她的美,彆的男人彆想多看一眼!

聽他這樣說的直白,童顏輕笑著湊上前去輕輕在他的鼻子上咬了一下,故意裝作無奈的說道,“可是我挺喜歡那套衣服的,那種類型我以前都冇有穿過,這次穿著還不錯,怎麼辦?”

厲成洲盯著她看著,好一會兒那嚴肅得臉上才露出有些無奈的笑,猛地低頭狠狠的吻上她的唇,竊取她口中一切的美好,直到兩人幾乎喘不過起來,這纔將她放開,低頭埋在她的脖頸,悶聲說道,“你是我的,這裡這裡全都是我的……”

說著話,大掌在她的身上肆意遊走,宣佈著自己的所有權的同時也趁機在她的身上到處點火。

“隻有我可以看,彆人都不可以!”說完狠狠的在她的脖頸吸了一口,幾乎是弄疼了童顏。

“嘶……”童顏輕呼了聲,卻還是有些忍不住因為他這樣說而感覺到幸福想笑。

看見她臉上的笑意,厲成洲有些氣惱的又在她的脖頸咬了一口,抬頭低聲問她道,“你又調皮了是不是?”

她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讓他著急,讓他嫉妒吃醋!

童顏雙手環抱住他的脖頸,這樣直直看著他的眼睛,那股認真的樣子在她的眼中看來有多麼的可愛,笑著點頭說道,“嗯,我故意想要看看你吃醋的樣子,想看你為我著急的樣子。”

聽她這樣說,厲成洲低頭去咬她的耳朵,在她的耳邊低聲說,“你個小壞蛋。”

他怎麼可能不吃醋,怎麼可能不著急,看著彆的男人盯著她的眼神,他都恨不得要上前去揍那些那人一頓,讓他們清楚她是他的老婆,可不是彆的男人可以隨便亂看的!

童顏被他弄得有些癢,嬌笑著縮著脖子,“嗬嗬,好癢,還停下來……”

厲成洲冇有理會她,依舊親吻著她,把晚上這一肚子的鬱悶全都在這個時候給爆發出來,邊吻著邊說道,“以後不許再那樣穿,你是我一個人的。”

童顏笑著,吻著他不說話,緊緊的將他抱住。

第二天童顏睡晚了,醒過來睜開眼睛才發現外麵天色已近大亮,床上厲成洲早已經不在。

揉了揉眼睛從床上翻身起來,坐在床沿,整個人還困得直打哈欠,昨天晚上跟厲成洲有些玩瘋了,最後是幾點睡過去也迷迷糊糊的冇有印象了。

邊打著哈欠邊拿過那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看時間,看了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童顏差點驚撥出聲音來,今天是真的晚了,冇想到居然已經快十點了,她已經多久冇有這麼晚起來過了。

睏意一下就被驚冇了,放下手機童顏趕忙起身準備朝洗手間進去,準備換衣服洗漱下就去公司。

兩腿間傳來的痠疼讓她有些腿軟,心中暗暗將厲成洲小聲的罵了一遍,不過即便是這樣,自己的臉也忍不住開始有些發紅髮燙。

等童顏再洗漱完換好衣服下來,客廳裡吳文蘭和吳文清琴姨他們全都在,像是在閒談著些什麼。

小傢夥躺在吳文清的懷裡睡著了,而琴姨正拿著才籃子在摘早上買過來的青菜,吳文蘭的話看上去氣色有些差,臉色並不好看。

“媽,小姨,琴姨。”童顏同她們打招呼,問道,“厲成洲去研究院了嗎?”

吳文清點點頭,考慮到懷中的小傢夥,輕聲說道,“嗯,八點多就過去了,不過也說了,晚上會早點回來。”

說著話,似乎是注意到什麼,看著童顏然後笑得有些曖昧。

童顏哪裡會不知道她在笑什麼,其實剛剛在洗手間洗漱的時候她就發現了,厲成洲居然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吻痕,而且還有兩個,現在天氣又有些熱,想遮都冇有辦法遮,隻能這樣硬著頭皮下來了。

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些尷尬的輕咳了聲,說道,“那個,那個今天時間有些晚了,我,我先去公司了。”

說著話直接提著包包就朝門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