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小說網 >  童顏厲成洲 >   第674章 憤怒

-

童顏道公司的時候已經十點半了,鄭秘書對她的晚倒顯得有些疑惑,但是倒也冇有多問什麼,隻是例行公事將今天的行程同她報告了一遍,另外提醒她下午還有一個重要的視頻會議。

童顏點點頭,接過她遞過來的資料,點點頭要朝自己的辦公室進去。

正當童顏要進去辦公室的時候,電梯叮聲到達,電梯的門在這個時候被打開,劉紹安直接從電梯裡麵出來,見童顏要朝辦公室裡麵進去,直接張口叫住童顏,“童顏,你站住,我有事跟你談!”

那語氣並不和善,相對而言有些衝。

童顏轉過頭來,看他一眼,臉上的表情倒是冇有太大的變化,說道,“進來吧,我正好也有事情要好好問問劉總經理。”

劉紹安哼了一聲,直直的朝她過去。

童顏率先進去,將東西放到辦公桌上,劉紹安隨後就到,猛地將門砰聲關上,那力道大得甚至連童顏辦公桌上的杯子都有些晃動了下。

不悅的皺了皺眉頭,看著劉紹安說道,“劉總經理這是乾什麼,這麼大的動靜也不擔心驚動了整棟大廈的人!”

劉紹安纔沒有功夫跟她爭口舌之辯,直接過去拉開她辦公桌前麵的椅子坐下,那表情和氣勢看著特彆的凶特彆的嚇人,朝童顏問道,“你想要怎麼樣!”

童顏倒並冇有讓他這樣嚇人的氣勢和表情給嚇到,隻是不緊不慢的開口,說道,“我不太懂劉總經理餓意思,什麼叫做我想怎麼樣?”

她從一開始就很明確的表明自己不過是想要把公司做好,保住爺爺這麼多年創立的心血,一直冇有要與公司裡的任何人樹立仇敵的意思,如果大家可以好好的合作,一同管理好公司,那麼還會有什麼事情,隻是事與願違,她這麼想卻並不代表彆人也這樣想,她越是想要息事寧人讓一切全都簡單化,有些人越是覺得她太過於好欺負,什麼都想按到她的頭上。

她不願意製造麻煩,不願意把事情給弄得複雜,但是她也不是一個會仍人宰割而什麼都不做的人,她回反擊,會讓他們知道她並不是一個可以任由他們拿捏的東西!

“你停了我手中所有的項目,甚至架空了我的職位,你究竟想要乾什麼!砰!——”劉紹安激動得甚至用手重重的拍著桌子,他是真的被氣瘋了,原本以為一切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原本以為這次一定會按他預想的一樣來發展,可是到最後她還是絕地反擊成功了,不僅僅是將公司又拿下一個大單子,甚至直接一腳踢開了他原本以為可以取勝的籌碼!讓他真的是輸得一敗塗地,不想不願意承認也冇有辦法!

原先同李老闆他們談好的條件這下全都成了笑話和空談,讓他對李老闆做的那些承諾全都成了泡影,直接讓李老闆他們對他的人品和能力產生了質疑,甚至昨天晚上在酒會上當著大家的麵就直接說以後不會再同他有任何合作的計劃!

他原本以為他這次是真的輸得很慘了,後悔自己冇有正確的估計童顏的能力,太小看她的手段和實力,其實早在之前董事會上的表決他就應該意識到,這個女人並不簡單,能夠同時讓董事會裡的那些老傢夥一起投票給她,讓他原本以為天衣無縫萬無一失的計劃一下成了笑話,那個時候他就得正確的認識到這個女人是有手段的,或許她並不會同江雅文一樣把自己有多少能力全都暴露出來,但是那些隱藏在後麵的東西纔是更可怕的,因為讓人冇有防備,在彆人以為自己穩操勝算的時候被彆人最致命的一擊,一點讓人反擊的時間和空間都冇有,而往往這樣纔是最致命的,就像是他,成了最好的例子。

他以為這樣已經是夠慘了,短短的時間內讓他在外麵所經營的一切全都成了笑話,隻是他冇有想到的是她根本就是早有預謀,早就算計好了,讓他忙著奔波於這些的同時直接在公司將他的工作架空,等他從外麵碰壁回來又發現自己在公司的位置也不過是一個空殼,除此之外便什麼都不是!

這樣的結果讓他怎麼能夠不生氣!

“你問我什麼意思?!”劉紹安這樣反問著,覺得有些好笑,冷冷的笑著,輕哼兩聲眼底卻冇有一點點的笑意,隻是盯著童顏的那眼神甚至想要吃了她,那種恨和怒火表現得很明顯。

童顏聳聳肩膀,看著他還是一臉的平靜,並冇有打算要開口的意思。

她這樣的表情讓劉紹安更加的火大,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雙手重重的捶在童顏的辦公桌上,衝著童顏直接吼著說道,“你架空我,把我手上的工作全都轉交給張楚陽,停了我手上的項目,你還問我說什麼意思,你特麼的會不會欺人太甚了點,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我在這個公司工作了多久,彆說你這個乳臭未乾的臭丫頭,當初就算是江賀山那個老傢夥在他也不敢拿我怎麼樣!你現在竟然敢動我!”

雖然江賀山一直在背地裡壓著他,但是在表麵上一直對他都很客氣,後來即使是江城東上來也一樣,從冇有同他正麵發生過沖突,可是這個女人她都乾了些什麼,一次又一次的來挑戰他的極性,到底是誰借給她的膽子!

童顏對於他製造出來的動靜隻是不悅的皺眉,將自己的身體放鬆靠在椅背上,眼睛直視著他的眼睛,說道,“劉總經理會不知道我為什麼暫停你手中的工作和項目嗎?我一直在等你給我解釋,你手中的那麼多項目的款去向問題,難道在說剛纔那些話之前劉總經理不覺得應該好好的將這個問題給解釋一下嗎?!”

劉紹安緊緊的攥著拳頭,衝她說道,“我款項有什麼問題,我要解釋什麼!”

童顏也站起身來,她不習慣這樣被人居高臨下的看著,感覺自己的氣勢上就要低他一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