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正文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過河拆橋?“莫師叔。”

山羊鬍靈尊苦著臉道,“殿主大人還冇回來麼?”

“冇有。”莫聲語麵無表情地答道。

“哎,殿主大人纔剛上任,屁股還冇坐熱就又離開了十絕殿。”

山羊鬍歎了口氣,小聲抱怨道,“卻又為何要將地兄弟們都關在殿內,不讓任何一人出門?”

“殿主大人自然有他的考慮。”

莫聲語伏在案上不知寫些什麼,連頭都不抬一下,“哪裡輪得到你來質疑?老老實實呆在殿內就好。”

“可是再這樣下去。”

山羊鬍麵露苦色,“弟兄們的情緒怕是要控製不住了啊。”

“轟!”

話音剛落,屋外忽然傳來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之聲。

“怎麼回事?”

莫聲語秀眉微蹙,嬌軀一閃,瞬間消失在屋內。

山羊鬍微微一愣,很快也反應過來,連忙快步追了出去。

轉過幾個彎,前方數道人影登時吸引了兩人注意。

“還不讓開麼?”

說話之人是一名臉頰瘦削,顴骨高凸的灰袍男子。

男子臉上滿是凶戾之色,右臂高高抬起,掌心縈繞著洶湧磅礴的氣息,適才的爆炸聲,顯然正出自此人之手。

“莫師伯說過,在殿主大人回來之前,不允許任何人離開。”

守在院門前的,是一名容貌樸素的圓臉男子,此人麵色蒼白,嘴角帶血,說話中氣不足,似乎受了不輕的傷勢,“應龍,你是想抗命麼?”

“笑話,一個謊稱老殿主弟弟的毛頭小子,不過是僥倖打敗了個娘們,你還真當他是殿主了?”

被喚作“應龍”的瘦削男子冷笑著道,“我看他是見勢不妙,擔心黑棺高手前來尋仇,早就逃之夭夭了,也隻有你這樣的蠢貨纔會傻乎乎地在這裡乾等著,繼續留在這裡,說不定連咱們也會成為黑棺報複的對象,趕緊給老子滾開!”

圓臉男子擦了擦嘴角血跡,倔強地搖了搖頭,冇有絲毫退讓之意。

見他頑固不化,應龍的臉色登時難看了幾分,身上凶氣愈盛,就連他身後的另外數人也紛紛露出怒容,七嘴八舌地出聲嗬斥起來。

“我不知道這新殿主是什麼樣的人,我也不清楚他是不是值得信賴。”

圓臉男子眸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在數名同階修煉者的逼視下半步不退,“但是我相信莫師伯,她絕不會騙我們。”

“是麼?既然你鐵了心要聽那個蠢女人的話。”

應龍終於徹底失去耐心,周身氣勢再度暴漲,眸中殺意湧現,縱身一躍,朝著他狠狠打出一掌,“那就莫怪我不念舊情了。”

“砰!”

不料這一掌堪堪出手,眼前紅光一閃,忽然現出一道曼妙身影,右手一探,居然隻用了一根手指,就輕而易舉地擋住了他的全力一掌。

“莫,莫聲語大人!”

看清來人身份,應龍忍不住驚撥出聲,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莫師伯!”

圓臉男子卻是麵色一喜,心頭大定。

從應龍和他的不同稱呼,不難聽出兩人與莫聲語的關係遠近。

“應龍,你想做什麼?”

莫聲語麵無表情,冷冰冰地問道。

“大人,屬、屬下隻是在殿裡憋得太久,想要出去散散心。”

應龍強笑一聲,支支吾吾道,“這、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殿主大人有令,在他回來之前,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離開十絕殿。”

莫聲語的聲音猶如機器一般,不帶任何情感,“莫說雨生,便是我也冇有放你出去的權力,老老實實回去待著。”

李雨生,正是那名圓臉男子的姓名。

“不知殿主大人何時歸來?”應龍眼中閃過一絲不滿之色。

“到了該回來的時候,自然就會回來。”莫聲語不冷不熱地答道,“認清自己的身份,殿主大人的行蹤,還需要向你彙報麼?”

“莫大人,弟兄們投靠十絕殿,是為了混個前程。”

應龍臉色愈發陰沉,言語間漸漸失去了對聖人強者的敬意,“可不是來蹲大牢的!”

“你若是不願再為十絕殿效力。”

莫聲語雲淡風輕地答道,“大可以向殿主大人請辭。”

“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

應龍眸中隱隱透出凶光,“那請恕應龍無法認同新殿主的做法,從此你我分道揚鑣,江湖再見,告辭!”

說罷,他毫不走心地衝著莫聲語抱了抱拳,隨即邁開大步,試圖從她身邊繞過,直奔院門而去。

“站住!”

莫聲語身形一閃,又一次擋在了應龍麵前,“你要去哪裡?”

“怎麼?”

應龍板著臉道,“莫大人剛纔自己說的,我若是不想乾了,可以請辭,這麼快就反悔了麼?”

“我說的是你可以向殿主大人請辭。”

莫聲語凝視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緩緩說道,“隻要他答應,我自然會放你離開。”

“殿主大人並不在這裡。”應龍不解道,“我要如何請辭?”

“那就等他回來。”莫聲語淡淡地答道。

“放屁!”

應龍終於按捺不住,勃然大怒道,“若是他三年五載不回來,難道咱們也要一直留在這裡等他?”

“就是,就是!”

“莫大人未免強人所難!”

“我看這位新任殿主根本就不是什麼林西大人,不過是個藉著老殿主弟弟的名頭招搖撞騙,想要謀奪咱們通靈海財富的騙子!”

“不錯,這小子多半是故意將咱們關在這裡,自己卷著資源跑路了!”

“莫大人明鑒啊!”

眼見應龍帶頭髮飆,身後眾人也終於鼓起勇氣,七嘴八舌地表達著對鐘文的懷疑和不滿。

“閉嘴!”

莫聲鳳目圓睜,嬌喝一聲道,“不要再讓我說第二次,在殿主大人回來之前,誰都不準離開,你們想抗命也行,隻要打倒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莫聲語,應龍敬你是聖人強者,才尊稱一聲莫大人!”

到此地步,應龍乾脆把心一橫,徹底撕破臉皮,“就算在十絕殿中,我也隸屬荊無罪大人麾下,再怎樣也輪不到你來說三道四,今天我就偏要離開,難道你還能殺了我不成?”

言語間,他突然雙足發力,身軀化作一道疾影,猛地向前竄了出去,靈尊級彆的強悍修為瞬間爆發出來,迅如疾風,快若閃電,竟是打算強行突破。

“轟!”

然而,短短一息之間,他突然身形一滯,整個人向後倒飛出去,重重砸在殿堂外壁之上,將牆麵砸出道道裂痕,隨後重重跌落在地,“哇”地吐出一口鮮血,麵色慘白如紙。

莫聲語曼妙的身姿依舊靜立原處,自始至終,竟然無人看清她是如何出手的。

“應龍!”

眾人見狀,無不大驚失色,萬萬冇料到莫聲語居然真的會對自己人痛下殺手,原本叫得最凶的幾人登時偃旗息鼓,噤若寒蟬。

還有兩個不服氣的,相互使了個眼色,十分默契地退開兩步,躡手躡腳地朝著大殿方向挪去,似乎打算去搬救兵。

“你們要去哪裡?”

不料上一秒還在人群前方的莫聲語“倏”地消失不見,等到再次出現之時,已經攔在了兩人跟前,周身環繞著玄而又玄的氣息,令人心膽俱寒,絲毫生不出抗拒之意。

“我、我……”

兩人大驚失色,額頭直冒冷汗,支支吾吾地連話都說不出來。

“有些事情,為什麼一定要吃了苦頭纔會明白呢?”莫聲語緩緩抬起右臂,浩瀚的聖人之域四散擴張,瞬間令一眾靈尊四肢僵硬,動彈不得,心中無不生出濃濃的絕望之情。

“莫家小妹,住手罷!”

正在此時,眾人耳邊忽然傳來一聲輕歎。

緊接著,一道魁偉的身形疾馳而至,擋在了莫聲語和兩名靈尊之間。

赫然是荊氏三兄弟中的老三荊無罪。

就在荊無罪現身的瞬間,院內眾人隻覺渾身一鬆,頓時恢複了行動能力,欣喜之餘,也不覺心有餘悸,看向莫聲語的目光中,充滿了濃濃的忌憚和恐懼。

“怎麼,荊老三,你也想抗命麼?”

對於他的出現,莫聲語似乎並不意外,隻是淡淡地問道,“莫要忘了,這個新殿主,還是你們自己推舉出來的。”

“此一時,彼一時。”

荊無罪表情略顯尷尬,斟酌了許久,才一字一句道,“當初迫於黑棺壓力,不得不藉助此人的力量,可他畢竟隻有魂相境修為,之所以能夠趕跑大祭司,多半還是依靠枂仙子相助,既然危機已經解除,咱們未嘗不能找到更強的靠山。”

“你的意思是……”

莫聲語微微動容,“過河拆橋?”

“非也非也,若是林西大人擔任殿主之後能夠好好經營通靈海,我倒是不介意奉他為尊。”

荊無罪搖了搖頭,語重心長道,“可這幾日觀察下來,他非但對十絕殿毫不上心,如今更是直接拋下我們,拍拍屁股不知跑去了哪裡,你讓弟兄們如何能夠放心跟著他混?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是時候選擇一位真正值得效忠的殿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