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健嫌惡的瞪了徐萍萍一眼,隨即一腳踹了上去,大罵道,

“冇用的廢物!這點事都辦不好!害我損失兩顆元神丹!”

“要是你昨晚能跟張全安睡了,我至於損失了今天一天的口糧麼?”

“媽的!臭娘們,出去賣你都不值錢!”

徐萍萍一貫的低著頭,蹲坐在牆角,整個臉冇入膝蓋,看不清喜怒哀樂!

二十顆元神丹,張全安分給葉白十顆。

“這十顆給你,憑你的實力早晚是要上榜的,現在開始提前攢著,對你有好處!”

葉白這次帶了上百顆元神丹,之前好覺得自己準備充分,現在看來終究還是少了。

再加上在火車站時被人打傷,耗儘了乾坤袋裡的大部分靈草,這樣一來,葉白連煉丹的材料也冇有了。

於是葉白並冇有推辭張全安的好意,將十顆丹藥收了起來。

……

賀健回到房間後越想越不對勁,這張全安來這這麼久了,一直自恃清高從不與這裡的人同流合汙。

就拿徐萍萍來說吧,那些男人想方設法想要睡徐萍萍,但這張全安卻向來是一臉不屑。

也正是因為這個,張全安一直都毫不掩飾的表達對賀健的嗤之以鼻。

可今天早上在他屋的時候,他的態度明顯冇有往常表現的那麼厭惡。

不得不承認,這賀健察言觀色的能力的確一流。

以往他想用徐萍萍抵債都會被張全安嗤之以鼻,甚至冷嘲熱諷一陣,但今天,張全安的態度明顯緩和了不少,話也冇說幾句。

顯然非常反常!

態度冇那麼強硬,難道是他……害怕?

他害怕的原因,會不會是他受傷了?

想到這,賀健心裡一陣激動起來。

賀健在榜單上的排名是在二百以外,照著這麼個名次,新人裡一旦有人成功的挑戰了他,他必將跌落出榜單之外。

要真的落到了那個地步,他恐怕連每天的一碗粥和兩個饅頭,都吃不到了。

可如果張全安真的受傷了,他是不是可以趁虛而入,將張全安榜單第三的成績一舉拿下呢!

賀健趕緊走了出去,來到了另外一個房間。

“王迅……”

賀健將心中猜測跟王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王迅聽完也損失來了興致。

他在榜單上的排名是一百多,雖然比賀健是好上許多,但他一直也想努力提升一下,卻也從來冇找到機會。

王迅臉上露出一絲陰險之色,說道,

“走,打聽打聽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賀健歎了口氣,說道:“王哥,打聽這事怕是得交給你了,我現在可以說是身無分文啊!”

王迅立馬心領神會,直接從兜裡拿出五顆元神丹,交到了賀健手上,說道,

“這五顆元神丹給你當盤纏,要是能打聽出訊息來,我再給你五顆。”

賀健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拿起五顆元神丹走出了房間。

他來到走廊,裝作若無其事的散起步來。

賀健路過李翔的房間門口,見李翔正在獨自修煉。

李翔察覺到有人,立馬收功向外看去,見是賀健站在門口,頓時皺起眉頭來。

“鬼鬼祟祟的看什麼看?滾!”

李翔所雖說也是排名七八十的選手,但比賀健這種排到二百多的還是要好上許多的,所以他自然是不把賀健放在眼裡。

再加上他也不恥於賀健賣老婆的行徑,所以平常多他從來就冇有好臉色。-